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假装喝醉强上处女小姨子
假装喝醉强上处女小姨子

假装喝醉强上处女小姨子

“你终于死了!”
  坐在吧台后面,周睿脸上有些茫然。这个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女人声音是那么清晰,又快速的模糊黯淡,好似只是幻觉。
  看着空荡荡的店铺,他总觉得,刚才好像发生了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  就像有些事情发生了,但自己却忘了。
  这时候,身前的吧台传出“砰砰”的声响,一个尖锐的声音响起来:“周睿,你怎么越来越没家教了,跟你说话当我是空气吗!”
  周睿抬起头,看着坐在对面的中年妇女,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说:“不好意思,妈,我刚才好像有点幻听……”
  “什么幻听,你就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。别以为芸儿嫁给你,你就高枕无忧了,要不是当年那个高人给两家指腹为婚,凭你,有什么资格娶我女儿!现在倒好,整天看着这么一个破书店,一个月连一千块钱都赚不到,拿什么养活芸儿?她一个口红你都买不起!”那妇女不依不饶的拍着有些破旧的吧台,全然不顾吧台已经快被她拍散架。
  周睿脸上露出苦涩神情,只低着头听,不敢辩解什么。
  坐在对面的是他岳母宋凤学,在青州市开了一家小诊所,虽然不大,但每年进账百八十万还是有的。
  岳父纪泽明,则是青州大学的历史系教授。和这样的人物比,自己的初中学历和文盲没什么两样。
  至于自己的妻子纪清芸不但有着堪比大明星的容貌和身材,并且从小就是学霸,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大型企业,年纪轻轻便做了中层管理,年薪五十多万。
  而周睿自己,小学二年级的时候父母因为车祸过世了,靠着纪家的接济才熬到初中。
  父母的事情对他打击过大,同时那么小就寄人篱下,性格逐渐变得懦弱又内向,到了初中便不再去上学。
  在别人看来,他是因为学习成绩不好主动退学,但实际上,周睿是不想被人说他总花纪家的钱。
  这家书店,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遗产,然而如今这个社会,谁还会买书呢?书店的生意越来越差,一个月的纯利润连一千块都不到。
  让所有人无法理解的是,纪清芸为什么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废。不知多少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周睿是个吃软饭的。
  周睿稍微知道点原因,但他一直觉得,那个所谓高人说的都是屁话。什么纪家有灾祸,没有他,便会家破人亡。
  可能吗?
  现在纪家蒸蒸日上,怎么看怎么好,哪里像有灾祸的样子?
  “我不管老纪怎么说,反正我是不会看着女儿总呆在火坑里。还有三个月过年,我也不为难你,年后你们俩就离婚,到时候我给你五十万,从此谁也不欠谁的!”
  听着岳母宋凤学的话语,周睿仍然垂着脑袋,闷闷的点头。
  看他这幅模样,宋凤学更是气都不打一处来。这样的窝囊男人,怎么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儿,也不知道当初哪根筋糊涂了,竟然会真的相信二十多年前的鬼话!
  “废物,看你一眼就烦!”宋凤学说罢,一巴掌将吧台上的几本旧书打落在地上,抬腿就走。
  周睿这才抬起头来,脸上的苦涩和憋屈显而易见。但岳母说的都是实话,他确实没资格和纪清芸在一起。
  尽管被如此斥骂,周睿还是站起来送岳母离开。
  出了店门,宋凤学直接开车走了。
  “又被骂啦?”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站在牛肉汤店门口问。
  周睿苦笑一声,点点头,正要转身进屋的时候,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从店里跑到他身前,眨着一双大眼睛,问:“周睿哥哥,等作业写完了我能来看书吗?”
  那男人走过来抱起小女孩,道:“跟你说多少次了,要喊叔叔。”
  “没关系的王哥,我其实挺希望有小菱这样一个妹妹的。”周睿说,父母双亡后,亲戚也不和他来往了,因此比谁都希望能有份亲情联系。正要跟小女孩说话时,周睿忽然看到,小女孩的额头有一片血红色的光,十分显眼。
  “小菱,你额头……”
  “额头怎么了?”小女孩摸摸自己的脑门问。
  周睿看看她,又看看开牛肉汤店的王哥,疑惑的问:“你们看不到?”
  “看不到什么?”王哥也是满脸不解。
  周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,又怕自己是压力太大产生了幻觉,只好摇头说:“没什么,等小菱写完作业让她来看书吧。”
  “今天就算了,得早点回去买牛肉。”王哥说。
  周睿也没有多劝,点头后回了自己的店里。
  从地上把岳母宋凤学打落的几本书捡起来后,周睿在吧台后呆坐了很久,才逐渐回神。
  这时候,他忽然注意到吧台上似乎多了什么。
  那里有几颗刚切开的文玩核桃,不过品相都不怎么样。岳父纪泽明对这种文玩类的东西很喜爱,过段时间是他的生日,周睿本想碰碰运气看看能否切出一对品相好点的当礼物。
  除了文玩核桃外,还有一本白色的古书放在旁边,封面上有几个晦涩难懂的符号,或者说文字。
  周睿很确定自己从未见过这样的文字,可脑子里却清楚知晓它的含义:“道德天书,心想事成。”
  周睿眼里升起一丝疑惑,他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本书。
  更让他奇怪的是,当看向这本书时,眼里竟然看到封面上挂着六团米粒大小的金色光芒。准确的说,是左眼看到的。
  如果闭上左眼,便会发现吧台上空无一物。等睁开后,古书和金光依然在,这让周睿愕然不已。
  他隐约有种感觉,突然出现异样的左眼,以及吧台上的古书,都和自己刚才遗忘的事情有关。但无论他怎么想,都想不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,好像有一段时间的记忆消失了。
  犹豫了片刻,周睿缓缓伸出手,朝着只有左眼才能看到的古书摸去。
  令人惊奇的是,明明只有一只眼睛能看到,可真摸上去,却如同实质。
  封面像是某种皮质,触手温热而柔软。可一本书,竟然给人温热如皮肤的触感,本身就很古怪。
  好奇心战胜了其它,周睿缓缓翻开封面,却发现内页是空白的。
  他苦笑一声,这算什么?
  低头看着手边的几颗文玩核桃,周睿叹出一口气。就这样的品相,送给岳父,估计会被当场扔进垃圾桶吧?
  可是,这种东西有什么好玩的?
  一手拿起文玩核桃在掌心学着别人摩擦,周睿另一只手拿起了那本怪书,想再研究研究。
  书页里仍然一片空白,而且看起来有很多页,实际上只有一页能翻动,其它的都好像黏在了一起。
  周睿再次叹出一口气,感受着掌心青涩的摩擦感,下意识想起了文玩核桃的介绍。
  最好的核桃是什么样,怎么辨别,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。
  这时候,周睿忽然感觉手边好像多了点什么,低头看去,不禁愣住。
  只见一桌子的文玩核桃,个个都大的惊人。
  他直接就傻眼了,怎么突然有这么多的核桃?就在这时,他眼角瞥见那本无字天书的内页,一对核桃正缓缓从书页中浮现。
  这个画面,把周睿看的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。
  从书里冒出来的?
  再仔细看,书页上还有着一行行话,看起来那么的熟悉。仔细想下,不就是他刚才在脑海里回忆的有关于最完美的文玩核桃介绍吗?
  所以,自己脑子里想的东西,在这本怪书里实现了?
  2.烂泥扶不上墙
  盯着桌子上的一大堆极品文玩核桃还有那本怪书,周睿愣了半天,然后才注意到,书上只有五团金光了,明明刚才有六团啊!
  看着封皮上的古怪文字,周睿隐约猜到了某种可能,眼里逐渐有了兴奋之色。
  难道说,这金光可以让自己所思所想在书中实现,这个猜测很符合封皮上的另外四个字,心想事成!
  周睿二十多岁了仍然一事无成,除了没有自信,也没有学历外,最重要的还是身体原因。
  当年的车祸他虽然活了下来,却因为受伤导致身体亏损,一直到现在还显得病恹恹的,背五十斤的大米都困难。若非如此,也不需要这样死守着破书店。
  所以,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让身体健康起来。
  思索一番后,周睿盯着那本怪书,满脑子想的都是健康两个字。
  果然如他所料,书上的第二团金光缓缓消散,而第二页却自动翻开。健康两个字,在这一页显现。
  一股奇异的能量逐渐进入他的体内。身体开始变得温热,随之而来的是充足力量感。
  过了大概十分钟,金光彻底散去,而周睿却好似吃了大补药物一样,面色红润,精神抖擞。
  他站起来,伸出双手在吧台下方略微尝试了一下。
  实木制作而成的吧台少说也有一百多斤重,以前周睿用尽吃奶的劲也别想动它一下。可现在只轻轻用力,就差点把吧台托起来。
  真的恢复了!而且比想象中健康的多!
  周睿大喜过望,只是看向那本怪书时,他又不由皱起眉头。
  和猜测中的一样,心想事成和书上存在的金光有直接关系。可是,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让金光恢复。如果不能恢复的话,自己就只有四次机会了。
  靠时间自动生成还是有别的条件?
  盯着封皮上的几个古怪文字,道德天书?周睿隐约觉得,自己好似要把握住什么关键。
  这时候,刹车声在店门口响起。随后,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,满脸冷漠的出现在门口,道:“周睿,你是不打算回家了吗。”
  看到这女子的时候,周睿嘴角苦涩,因为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妻子纪清芸。
  门口离吧台还是有一段距离的,加上吧台前的木板,纪清芸并没有看到桌子上的一堆极品文玩核桃。
  当然了,就算看到,纪清芸也不会在意。因为在她眼里,无论周睿做什么,都和“坐吃等死”四个字挂钩。
  没有学历,没有专业,连身体都是手无缚鸡之力。
  指望周睿有出息,还不如自己在公司里努力升职来的容易。
  “马上就来,马上就来!”周睿连忙拿个手提袋,挑拣了一些放进袋子里。想了想,他又把那本怪书也收进去,这才提着袋子朝门口走去。
  一边走,他还兴冲冲的想着和妻子说说这个好消息:“清芸,你知道我今天遇到什么了吗?这袋子里……”
  “上车吧,爸妈等着我们吃晚饭呢。”纪清芸根本没有多看他,直接转身先上了车。
  周睿愣了下,然后才想起自己在人家心中,根本一无是处。
  “周睿哥哥!”小菱的声音传过来,周睿转头看去,正见小丫头坐在电动车后座上跟他打招呼,而王哥好像还在屋里整理东西。
  “还不上来?”纪清芸从车窗道。
  周睿冲小女孩挥挥手,然后面带苦涩的上了这辆五十多万的豪华牌轿车,原本身体恢复的好心情,瞬间变得无比失落。
  坐在驾驶位,纪清芸瞥了眼周睿,见他紧紧抱着一个破旧的手提袋,便问:“我妈今天来了?”
  周睿的手紧了紧,微微嗯了声。
  纪清芸又问:“说什么了?”
  周睿习惯性的低着头:“没说什么。”
  “是吗?”纪清芸的声音更加清冷,过了几秒钟,说:“你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对你失望吗?不是因为你没钱,也不是因为你没有学历,而是因为你太懦弱。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和你是真正的夫妻,我们也从未发生过实质性的关系,但是,连被我妈逼着和我离婚你都不敢吭声,你还是个男人吗?周睿,我真的不希望自己和你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,好聚好散,别让我们彼此为难。”
  周睿脸上露出苦笑,这才明白,纪清芸早就知道了这件事。或许岳母宋凤学来之前,就已经和她商量过。
  确实,连被逼着离婚都不敢吭声,算什么男人……
  可是……隐晦的瞥了眼纪清芸,周睿眼里充满了痛苦。他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女人,从小到大,一直都很喜欢。
  哪怕小时候被她欺负,哪怕长大后受尽冷落,被人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,哪怕每天在卧室里其实都是一个睡床一个睡地上,他也从未想过离婚。
  只因为,他喜欢这个女人。哪怕只是和她共处一室,能多看她几眼,已经足够了,其它的,从未奢望过。
  “我知道我妈许诺给你五十万,但我会额外再给你一百万。你的身体不是很好,这些钱省点花。”纪清芸又道。
  她其实人不坏,如果周睿能稍微表现好那么一点点,都不会下定决心要离婚。可惜的是,周睿实在太不争气了。
  “我不要你的钱……”周睿轻声说。他愿意让纪清芸去追求属于她的幸福,却不希望离了婚还是要让人说自己是个吃软饭的。
  “不要钱?你是想要房子吗?”纪清芸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。
  周睿又摇摇头,他抱紧了胸口的手提袋,低声说:“我只是希望,哪怕到了最后,也能够在你心目中留下一个好印象。而且……其实我……”
  就在周睿想和纪清芸说明自己有了奇遇,有能力改变现在生活的时候,突然听到“砰”的一声。
  转头看去,周睿心里猛地一紧,只见一辆轿车冲到了牛肉汤店的门口,电动车和小菱都被压在了车轮下。王哥刚从店里匆匆跑出来,看到这一幕后差点都疯了。
  周睿二话不说,立刻就下了车,纪清芸也跟着下来了。
  跑到店门口,只见小菱似乎伤的很重,已经几乎没了呼吸。轿车司机脸色惨白,在旁边站着发抖:“我,我方向盘失灵了……”
  纪清芸掏出手机报警叫救护车,此时,已经有不少围观群众。
  一个中年大汉扯着嗓子喊道:“都过来,把车先抬起来!”
  纪清芸虽是个女人,却还是过去挽起袖子。周睿跟在她旁边,也准备尽点力的时候,忽然看到小菱坐了起来。
  准确的说,是另一个她坐了起来。
  身体仍然被压在车轮下,另一个她显得很模糊,仿佛风一吹就会散掉。满脸茫然的坐起来后,小菱打量了一眼四周,然后站起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。
  她的身体,穿越了众人,没有受到任何阻碍,周睿看的呆住了。
  一个汉子见他傻站着不帮忙,不由心急,一把将他扯到后面,怒叱道:“不帮忙就滚蛋,在这发什么愣!”
  被挤出人堆外的周睿盯着那模糊的小女孩身影,隐约有种感觉,必须把她拦住,否则小菱就没命了。
 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,也不知道怎么拦,却还是遵从直觉跑了过去。
  纪清芸瞥见这一幕,微微叹息,不说救人了,连看都不敢看吗,果然无可救药。不过也无所谓了,反正过完年就不是一路人了,何必想那么多。
  她没有再去多看,随着一人的发号施令,一起用力抬动轿车。
  此时的周睿,已经跑到小女孩面前将她的去路挡住:“小菱,你干什么去?”
  小菱茫然的抬头看他,然后呢喃的道:“大哥哥,我要回家。”
  “回家?”周睿看向车祸的方向,然后道:“你走错路了,跟我回去。”
  小菱好像什么都不懂,微微点头,抬起手来像是要他牵着。周睿有些犹豫,因为他很清楚,眼前这个模糊的小女孩根本不是人。她的身体是虚幻的,刚才穿越人群,就足以证明这一点。
  3.从我的车上滚下去
  但看着小菱那茫然的样子,他于心不忍,只好尝试性的伸出一根手指。
 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小菱能够穿越他人,却可以抓住他的手。手指微微发凉,好似被冰块裹住,没有人注意到,他的左眼微微亮了一下。
  小菱像是感受到了什么,呢喃的道:“周睿哥哥,你的手好暖和啊。”
  周睿愣了几秒,然后咽了口唾沫,说:“那什么,走吧,我带你回家。”
  说罢,他领着小菱往车祸现场走。
  此时,肇事轿车已经被抬开,等周睿走到附近的时候,救护车也到了。
  医生和护士抬着担架快步跑来,交警则把聚集的人群驱散开来。一名医生跑到小菱身体旁,翻看了一下她的眼睛,又试探了脉搏什么的,接着叹出一口气,微微摇头。
  看到他这动作,旁边的王哥意识到了什么,当即哭倒在地:“我的女儿啊!”
  两手泥污的纪清芸眼中也隐隐含泪,她最见不得这样的情景,一条鲜活的生命,就这样离开人世,她还那么的小,明明还有更长久的未来。
  就在这时候,她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:“等一等!她还没死!”
  接着,纪清芸便看到周睿急匆匆的跑过来。在距离小女孩身体还有一米左右的时候,便被医生拦下来:“你是谁,要干什么!”
  周睿没有功夫搭理他,转头冲手边的小女孩焦急的喊道:“快回去啊!你不是要回家吗?回去就能回家了!快啊!”
  除了他,没有人能够看到另一个小小的身影。
  小菱抬头看看他,然后看看地上已经没了呼吸的身体,这才点点头,朝着身体走去。
  与此同时,旁边几个先前来帮忙的人都冷笑道:“刚才不帮忙,现在来装神弄鬼?”
  “就是,我刚才还看他在那发呆呢,现在都完事了才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!什么东西!”
  “别他妈的臭不要脸了,就烦见你这样的人,赶紧滚!”
  群情激奋,周睿的举动,显然让他们觉得受到了某种侮辱。
  周睿没有辩解,他只紧张的盯着小菱孩的身体。此刻,那模糊的身影,正在和身体缓缓重合。而医生和护士,则把小菱的身体抬上担架,朝救护车走去。
  周睿不知道自己所做的努力有没有用,但他希望有用。
  这时,耳边传来纪清芸的呵斥声:“周睿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  转过头去,只见纪清芸满脸愤怒和失望的瞪着他,然后转身朝着车子而去。
  看了一眼已经启动的救护车,周睿无法得知后续的情况,默默为小女孩祈祷一番,这才朝着纪清芸那边追去。
  身后,一群人冲着他的背影指指点点,满脸唾弃和不屑。
  等周睿上车后,纪清芸冷冷的看他一眼,问:“你还有脸跟来?滚下去!我不想和你这样的人一起回家!”
  “我刚才其实是在……”
  “是什么?别人都在帮忙,你在干什么?跑去别的地方转悠一圈,然后回来装模作样的表示关心?”纪清芸眼眶里泪水在打转:“当年父母执意要我嫁给你,都以为我们是信了那些老封建的话。可实际上是因为什么,你自己不清楚吗?可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,几年了,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,可你呢?周睿,我真的不想再这样等下去,也不想再见到你,你现在立刻滚下车!”
  周睿听的心中黯然,他当然知道,纪清芸嫁给自己,她父母可能真的是因为二十多年前的那番鬼话。而她,却只是看自己可怜。
  纪清芸从小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,小时候偶尔会捉弄他一下,实际上对他却是极好的。遇到外人欺负,也总会保护着他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她更像周睿的姐姐。
  正因为同情,纪清芸才勉强同意嫁给周睿。
  然而同情是有期限的,忍耐也是有期限的。这几年周睿的表现,让纪清芸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,愈发后悔自己当年的冲动。
  看清了纪清芸眼里的坚定,周睿叹口气,不再去解释,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  “我已经听够这三个字了!”纪清芸转过头去,不去看他。
  几秒钟后,车门打开,然后关闭。等她转回头后,看到周睿抱着那个破旧的手提袋,在夜幕中缓缓的朝着前面走。
  他的背影,是那么的孤独,又显得那么的无助。
  有一瞬间,纪清芸心软了,可是看着几个刚才帮忙的路人冲周睿吐唾沫,满脸不屑的叫骂着什么,她的心又再次坚定起来。
  这个男人不是她想要的,也没人能同情他一辈子。
  既然决定了要分开,那就分开吧。
  轿车启动,从周睿身旁驶过,没有一点停留的意思。
  闻着尾气的刺鼻味道,周睿脸上的苦笑更浓。
  别人不理解他,他无所谓,可纪清芸,却让他十分的痛苦。
  虽然知道这是自己自作自受,但他还是忍不住会伤心,会难过。
  明明一切就要好起来,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……
  想到纪清芸对自己的好,想到哪怕要分开,她依然会为自己着想,周睿深深叹出一口气。
  几年了,他几乎没有见纪清芸在自己面前笑过。如果分开能让她快乐,那就这样吧。
  此时的救护车上,王哥已经哭的快要昏过去。他趴在女儿的身体上,大声喊着她的名字。
  医生和护士都在劝说着,人死不能复生,希望她能够节哀顺变。
  “我女儿不会死的,她肯定还有救的,求求你们,救救她,求求你们了,我给你们磕头!”王哥说着,就在车上冲医生护士磕起头来。
  医生护士哪敢受她这么重的礼,连忙去扶,可王哥依然自顾自的磕着。
  没办法,医生只好冲护士使了个眼色,护士心领神会,扶着王哥,道:“您别磕了,陈医生正在尝试抢救,您再这样,会打扰他的,不如先坐下来休息一下。”
  陈医生也很配合的拿出听诊器,装模作样的放在小女孩胸口,想要以此安慰王哥,免得他哭的太厉害出什么差错。
  然而,当听诊器放在小女孩胸口时,砰砰的声音,让陈医生听的一愣。
  他满脸见了鬼的表情,连忙把听诊器拿下来,砰砰声嘎然而止。
  护士已经扶着妇女起身,抬头看到他这表情,顿时觉得佩服。陈医生这表情,真到位。
  随后,她便看到陈医生伸手按住小女孩的脖子,然后又掐起脉搏,接着再次拿起听诊器放在胸口。
  几秒钟后,满脸不敢置信的陈医生猛地冲护士大喊:“快!快!肾上腺素!她还活着!”
  护士更加佩服了,虽然是安慰,可这演技,太逼真了。陈医生不去演戏,实在有点糟蹋这演技啊。
  见护士没动,陈医生气的大吼:“你发什么呆!肾上腺素!听不懂吗?她还活着!!”
  护士愣了下,忽然觉得,这好像不是在演戏?
  没敢再多想,她连忙把针和药都拿来,看着医生护士忙成一团,王哥愣了几秒后,忽然跪倒在车上,双手合十,诚心诚意的祈祷着:“感谢老天爷!我女儿真的还活着,感谢老天爷救了我女儿!”
  救护车一路疾驶,载着生命的奇迹朝着医院狂奔而去。
  许久后,周睿回到了家中。
  他先是看了眼纪清芸停在门口的轿车,然后看了眼漆黑的卧室,这才上前敲门。
  作为家庭的一份子,周睿从来没有拥有过这个家的钥匙。
  敲了大概七八下,房门才打开,岳父纪泽明站在门口看他,皱眉问: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”
  “有点事,耽误了。”周睿解释说。
  “你能有什么事?”纪泽明皱着眉头,语气充满了质疑,却还是让开一个空让他进来,道:“厨房里还有剩菜剩饭,没吃的话自己热一热。”
  “老纪,开个门哪来那么多废话,赶紧上来睡觉!”岳母宋凤学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。
  纪泽明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话语,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,应了一声后,关上门朝着卧室走去。
  看着他的背影,周睿本想把手提袋里的东西拿给他,但纪泽明走的实在太快,不等他回过神来就关门了。
  4.救命药丸
  卧室里隐约传来宋凤学的声音:“跟他废什么话,吃了也是浪费粮食。”
  “唉,不管怎么说,一起那么多年了……”
  “那又怎么了?白吃白喝这么多年,没让他掏钱就不错了,还让女儿跟着受了几年委屈。别跟我说这个,说了就烦!”宋凤学恨恨的道。
  很快,声音渐消。
  站在客厅里,周睿没有去吃饭,看了眼紧闭的卧室门,他也没有回屋睡觉的打算。
  走到沙发前坐下,叮当的声音作响,一只白色京巴欢快的跑过来,跳到他腿上,很是亲昵的舔了他两下。
  缓缓抚摸着京巴身上柔顺的毛发,周睿苦笑一声,这个家里,可能就这条京巴犬和自己最亲了。它不在乎你有没有钱,也不在乎你有没有能力。
  狗对人类的亲近,就是这样的简单。
  把手提袋放在地上后,周睿本想把文玩核桃拿出来看看有没有缺失的地方。但是当他看到那本道德天书时,忽然一愣。
  之前书上的金光因为用了两次,还剩四团,可现在却变成了五团。
  周睿惊喜交加,从先前的经历来看,有金光,自己就可以心想事成。
  至于这个事成的极限是什么,比如能不能让自己成为世界首富,或者像漫画一样变成超人,周睿暂时不敢肯定。
  而且,他也不想立刻尝试。
  他在思考,这团金光为什么会出现。想来想去,忽然就想到之前拦住小菱,把她送回身体的事情。
  难道是因为那个?
  做了好事,所以才有金光?
  这是很有可能的,也很符合封面上道德天书的含义。
  当然了,具体如何,还得等多几次经验才能确定。
  看着书上的金光,过了很久后,周睿还是咬牙把书合上。
  他已经做好了打算,既然要和纪清芸离婚,让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,那么离开前,总得帮纪清芸做些什么,也算报答这些年的恩情。
  所以,周睿想把金光攒下来,等纪清芸有需要的时候就用上。
  可她想要什么呢?
  想了半天,周睿心里更苦。他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连纪清芸需要什么都不知道,这无疑是相当可悲的事情。
  唉声叹气后,他靠在沙发上,怀里抱着那本怪书,腿上躺着京巴狗,就这样不知不觉中睡着了。
  第二天一早,周睿起来做好早饭,在岳父母起床前就早早的离开了。
  因为这个家的人,都不喜欢和他坐在一个桌上吃饭,多年里,周睿一直都是类似佣人的地位。
  到了书店刚打开门,就听见旁边传来电动车摔倒的声音。转头看,只见王哥慌张的在开店铺门。
  周睿连忙走过去,问:“王哥,小菱怎么样了?”
  不问还好,一问,王哥眼泪立刻就掉下来了:“医生刚刚跟我说她的情况很危险,都下病危通知书了,说随时要进行二次抢救……”
  他这次回来,就是把店铺里所剩无几的钱拿去医院应急。
  看着王哥冲进店铺,然后又冲出来,扶起电动车就走,连店门都忘记关的背影,周睿眉头紧皱。
  看样子,只把她的灵魂送回去,好像对身体的伤势起不到太大的作用?时间长了,依然会死。
  低头看了眼怀里抱着的手提袋,周睿眼睛一亮,对了,还有道德天书!
  他连忙进屋把书拿出来,盯着封面上的五团金光,周睿在心里默默想着“救命药”两个字。
  很快,古书的第三页自动翻开,救命药三个字在书页上显现的时候,一枚金色的药丸也出现了。而封面上,两团金光同时消散。
  周睿愣了愣,这种救命药,需要用两团金光?
  但他没时间去心疼了,还是救命要紧。
  握着金色药丸,周睿立刻关了两家的店门,然后打了车就往医院去。
  到医院的时候,问了半天才知晓小菱在哪个病房。
  周睿快步跑到那,正见王哥在病房门口冲医生磕头,求他们一定要救女儿。
  两名护士正在劝他,医生一定会尽力抢救的。
  周睿连忙过去,正见几名医生在屋子里忙的满头大汗。心律监测仪器上,已经成了一条直线,刺耳的报警声,让周睿心头乱跳。
  而且,他还看到那个模糊的小菱又一次从身上浮起。
  他想也不想的冲进病房,对着模糊的小菱大喝一声:“回去!”
  “你是谁!我们正在抢救,捣什么乱!快出去!”一个医生训斥道,也有护士过来拉。
  可周睿左眼看的清清楚楚,小菱就要死了,他哪里会管别人怎么说。直接推开护士和医生,冲到小菱的床前,拔下她嘴上的氧气罩就把金色药丸塞了进去。
  几个医生怒发冲冠,其中一人更是忍不住揪起周睿的衣领子:“你他吗在干什么!给她吃了什么?”
  “我,我在救她……”
  “放屁!她的心跳都停止了,我们在进行最后的抢救,你却拔了氧气,还乱给她吃东西,是想让她死吗!报警!快报警!这是在杀人!”两名医生也不抢救了,直接把周睿围起来,防止他逃走。
  “我真的在救她……吃了那药丸,她就能活下来了……”周睿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只能不断重复这句话。
  可是哪里会有人信,包括周围来看热闹的病人和家属,也纷纷斥骂出声。
  这种危急关头,医生已经够忙了,竟然还有神经病来添乱。连心跳都停止了,加上这么重的伤势,可以说基本没有救活的可能。一枚小小的药丸,能顶个屁用!
  没有人相信周睿,都大声嚷嚷着报警把他抓起来,最好直接枪毙。
  周睿低着头,被人推推揉揉,却不敢反抗。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,这枚金色药丸到底能不能起效果。
  起死回生,那可是传说中才有的事情啊。
  “吵什么,我爸要是出了事,你们负的起责任吗!”一名中年男子从隔壁病房走出来怒声道。
  这里是重症监护室,隔壁的情况也很不好,同样在进行抢救。男子本来就心急,又听到这边吵的厉害,才忍不住出来训斥。
  他是青州有名的富豪,身份尊贵,一名护士连忙跑过去解释:“实在对不住了章先生,是有个神经病,非说自己的药丸能救命。那小女孩心跳和脉搏都消失了,他……”
  话还没说完,就听见病房里传来一个医生的惊呼声:“心跳恢复了!快快!继续抢救!”
  连那名护士都被喊了回去,病房里忙的一塌糊涂。所有人都被突然恢复的心跳,弄的手忙脚乱。
  而那些看热闹的人,则纷纷发愣,活了? 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三匹文学] 回复数字2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
  先前所有人都觉得,周睿就是个傻帽。不知道从哪弄来一颗破药丸,就以为能救命。
  青州人民医院可是全国出了名的大医院,这里的医生也是最好的。他们说不能救,那肯定救不了。
  但是现在,小菱的心跳恢复,直接让围在病房周围的人炸了锅。
  那是什么药?一颗就让本来宣判死亡的小女孩复活了!
  他们惊奇的看着周睿,满脸的不敢置信,隐隐更带着一点羞愧。
  刚才还要报警抓人家呢,现在怎么说?
  周睿看着监测仪器上不断跳动的线条,脸上逐渐露出笑容,真的有效果!太好了!
  外面那名中年男子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三匹文学] 回复数字24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外面那名中年男子也听到了医生的话语,他下意识要走过来看一眼,却听到自家病房里传来医生的声音:“不好了!病人呼吸停止了,快快……”中年男子心头一跳,连忙跑回病房,却见父亲已经没了呼吸。医生正在打肾上腺素,并准备除颤仪试图抢救。
  可是,他父亲情况实在不好,几乎没有救回来的可能。几个亲戚,已经哭出声来。
  中年男子眼皮直跳,他二话不说,转头就走出去,直接来到小菱的病房。
  “刚才谁拿的药丸救人?”中年男子急声问。